ca88

楚帛书中的庖羲女娲和大年夜洪水时代

本文章标签:

  原题目:楚帛书中的庖羲女娲和大年夜洪水时代

  长沙子弹库楚帛书,别名楚缯书、楚绢书,简称楚帛书。上世纪30年代(据商承祚说,盗掘时间为1942年9月),在湖南长沙子弹库一座楚墓中被盗掘出土。最后流浪美国。

  楚帛书是今朝我国出土最早的现代帛书,全篇900多字,内容丰富,罕见名贵,是研究战国时楚国文字、思维、神话的主要史料。

  

  楚帛书中的乙篇具体刻画了庖羲女娲的故事和大年夜洪水时代。

  楚帛书释读(毛天哲)

  曰故(古)□「天」{大年夜+能}(黿)雹戲(庖羲),出自乎震,侪于「巽艮」,厥田(畋){亻鱼亻鱼}(渔渔),□□□「盖取离」女(如)。梦梦墨墨,亡(无)章弼弼,□「月」{母+日}(晦)水□「溢」,风雨是於(淤)。乃取(娶){虍+且+又}虘趘(提挺)□「氏」子之子曰女趫(娲),是生子四,□□「甲曆」是襄(禳),天{土+戋}(践)是各(格),参化虛(嘘)逃(跳),为导为萬(邁),以司堵(垣)襄(壤)。咎(晷)天峜(法)達,乃高低肸剸(抟),山陵不(丕){止+烖}(疏)。乃命山川四〈晦〉(海),□「迺」煑(暑)炁(气)仓(沧)炁(气),认为亓(其){止+烖}(疏),以涉山陵,泷汩函(涵)澫(漫)。未又(有)日月,四神相戈(代),乃峜(法)认为岁,是隹(唯)四寺(时)。 倀曰青「木」榦,二曰朱耳(慑)兽(獸),三曰翏(戮)黄难(能),四曰潬(滩)墨榦。千又(有)百岁,日月夋(後)生,九州不(丕)塝(滂),山陵備卹(恤),四神乃乍(作),至于(復)覆天,旁(徬)□「遮」攼(扞)蔽之青木、赤木、黄木、白木、墨木之〈木+青〉(菁)。炎帝乃命祝(融)以四神降,奠三天,□「维」思(使){孚+攵}(捊)。奠四亟(极),曰:非九天则大年夜卹(恤),则毋敢蔑天灵。帝夋(後)乃为日月之{行+ 灬}衍,共攻亢步十日,四寺(时)□□「接超」神则闰四□「时」,母(毋)思(使)百神风雨、晨(辰)祎乱乍(作),乃逆日月,以剸(抟)相□(位),思(使)又(有)宵又(有)朝,又(有)昼又(有)夕。

  

  曰故□ 雹 (戏),出自□[华] (胥) ,居于 (雷)□[夏]。 (厥)田(佃) (渔渔),□□□女。梦梦墨墨,亡(盲)章弼弼,□每水□,风雨是於( )。乃取(娶) □子之子,曰女皇,是生子四,□□是襄(禳),而 (残)是各(格)。参化虐逃,为蛇为万。以司堵(土)襄(壤),咎( )而步达(数)。乃高低腾传,山陵不疏。乃命山川四晦(海),热气冷气,认为其疏。以涉山陵,泷汩 漫。未又(有)日月,四神相戈(代),乃步认为岁,是隹(惟)四寺(时)。 长曰青□干,二曰朱四兽(单),三曰□黄难,四曰□墨干。千又(有)百岁,日月 生。九州不坪(平),山陵备 (夨),四神乃 (作),□至于 (覆)。天旁(方)动, 蔽之青木、赤木、黄木、白木、墨木之桢。炎帝乃命祝融以四神降,奠三天,以□思敷奠四亟(极)。曰:非九天则大年夜 (夨),则毋敢蔑天灵。帝 乃为日月之行。 共攻(工)夸步十日,四寺(时)□□,□神则闰,四□毋思;百神风雨,晨(辰)背乱 (作),乃逆日月,以转相□思。又(有)宵又(有)朝,又(有)昼又(有)。

上一篇:岳飞之逝世:南宋王朝的畸构成人礼(4) 下一篇:没有了
Power by DedeCms []
地址:  电话:
官方网站: 卓尔不凡!